兰州垃圾场超负荷运行 简单填沟处理埋下隐患

作者:admin  |  来源:未知
 

  核心提示:城市生活垃圾污染,已成为世界各国的一大公害,许多现代化的城市为生活垃圾所困扰。兰州市近郊4区年产生活垃圾105万吨左右,同时兰州城区垃圾以每年5%~8%的速度递增。产生的垃圾大多堆放在城市郊外,形成“垃圾围城”的严重局面。这样既侵占了大量的土地,又污染了环境,同时还成为蚊蝇孳生、传染疾病的源头。如何处置这些每时每刻都在产生的生活垃圾,已成为摆在城市管理部门面前的紧急任务。

  “兰州市近郊4区,每天产生的垃圾是2800多吨,主要采取的处理方式是深沟填埋,这么多年,也不知道具体埋了多少垃圾。”说起垃圾处理现状,兰州市城市管理综合行政执法局(以下简称执法局)环卫处处长滕理如是说。

  但是,兰州市日处理垃圾的能力仅为2000吨左右,处理能力约为垃圾总量的70%。更令人遗憾的是,这种相当原始的垃圾处理方式,既侵占大量土地,又污染环境,垃圾无害化处理几乎为零,最为直观的是对空气的污染后果非常严重。

  “每当天热时,或是雨后曝晒之后,一股酸臭味简直让人无法呼吸。”提起伏龙坪垃圾场散发的气味,家住伏龙坪的退休干部张红军十分苦恼。而对于住在山下的村民徐致和来说,垃圾场长年向山下渗流的有毒液体,更是直接影响他们的庄稼长势。

  “当年这里是兰州较有名的瓜果产地,可现在别说种瓜,日常生活都受到很大的影响。”徐致和还记得,每年夏天,一旦山上冒烟,他就知道是垃圾场自燃了,而他听同村的人说,那巨大的“垃圾堆体沼气”随时都有可能爆炸,这让他无时无刻不为自己的生命安全担忧。

  在伏龙坪垃圾场,一座座“垃圾山”不仅将山谷填满,还高高地冒出了尖。在这个简陋的垃圾场里,垃圾车刚把一车垃圾倒下,十几名“拾荒者”就围上去在垃圾中清理他们认为“有用的东西”,很快地分拣之后就继续下一车。他们说在这个垃圾场里垃圾通常是被他们拣过后就被推进沟里,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处理方式。

  与伏龙坪垃圾场相似,在位于七里河西津坪的垃圾场,填埋工人老李已经多次有了辞职不干的打算。“每天呼吸那么难闻的气体,真担心对身体造成影响。”老李心里清楚,每天运到这里数以千吨的垃圾,都靠他和同事们进行简单的掩埋、压实处理,至于防护措施和其他无害化处理方法,他只是听说过。

  目前,兰州近郊4区现有垃圾处理场4座,分别为:城关区的伏龙坪芦家沟、安宁区的青石沟、七里河区的西津坪和西固区的白崖沟。4个大中型垃圾处理场中,始建于1989年、预计运行14年的芦家沟垃圾处理场,已超期服役多年。其他的几个垃圾场,也存在或面临超负荷运行的困境。

  “可以说,垃圾围城已成严峻的事实,再这样下去,我们的子孙将与垃圾为伍,深受其害。”从事生活垃圾处理问题调研工作10多年的兰州大学资源环境学院副教授曾正中无不担忧地说。

  “现在的4个垃圾场都紧挨着城郊,如果城市扩容发展,势必将城边的垃圾场最终容纳进城市,而简单填沟的处理方式,埋下了严重的隐患。”曾正中告诉记者,不乐观地讲,如果到了“城围垃圾”的那一天,我们的生存环境将面临严重挑战。

  针对这一问题,兰州市在垃圾场的维修和建设方面并没有间断工作。2006年,兰州市投资50万元,对城关区伏龙坪芦家沟垃圾场进行了扩容建设;2007年,投资612万元续建七里河区西津坪垃圾场,同时各投资50万元对红古区垃圾场、西固区野狐沟垃圾场进行了维修建设,并已投入使用。记者从兰州市执法局了解到,从2007年开始,兰州市执法局根据《兰州城市环卫专项规划》和市政府的安排部署,就开始筹建专用的垃圾填埋场。2008年,兰州市启动了城关区中堡子、七里河区西津坪和安宁区、西固区的帽帽沟3个生活垃圾无害化处理场建设的前期工作,当时预计这3座垃圾处理场建成后,将使兰州市生活垃圾无害化处理率达到70%以上。

  目前,这三个“无害化处理垃圾场”中,只有七里河区的西津坪垃圾场投入了使用。近日,当记者来到七里河西津坪垃圾场时,看到的景象却令人大失所望。

  走上西津坪,虽然坪顶上一道深谷周边已围上了铁丝网,管理区也进行了混凝土硬化,从山下到山顶还铺设了垃圾车辆专用的水泥道路,看起来俨然是一个新型的垃圾场。

  但是当记者走进垃圾场后,眼前的情景却令人大失所望,新修的铁丝围栏边堆满了拾荒者分类出的“宝贝”,新修的地磅已被散落的垃圾包围,一进大门,记者很快被逼人的腥臭和无孔不入的苍蝇包围,伴随着推土机沾满“垃圾浆”的铁履带开始转动,生活垃圾被推向山谷,原本长满青草的山沟被黑压压臭烘烘的生活垃圾侵占、填吞……

  记者发现,原本只是设置了倾倒建筑垃圾的建筑垃圾场,却让生活垃圾唱了主角,在垃圾沟中,记者几乎看不到建筑垃圾的影子。一名垃圾场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垃圾场投入使用之初,还专门强调此处作为建筑垃圾场不能随意倾倒生活垃圾,可是七里河区的生活垃圾没地方倾倒,也只能倒在这里。

  “西津坪垃圾场之所以出现这么尴尬的局面,原因就在于建设过程中并没有严格按照真正无害化垃圾场的标准去建。”兰州一位环卫工作者直言不讳。

  “所谓无害化处理,就是卫生填埋。”那么究竟什么是卫生填埋呢?曾正中向记者介绍说,卫生填埋是目前世界上主要的垃圾处理技术之一,也是我国首选的技术方法。现在这种简易垃圾填埋场通常会产生四害:一是渗滤液,这是生活垃圾产生的最有害的物质,这种废水的污染性很强;二是填埋气体,包括二氧化碳、甲烷和氨气、硫化氢等,我们通常能闻到的那股恶臭就来自于这些有害气体;三是蝇蚊鼠害;四是轻质垃圾和粉尘。卫生填埋就是采取防渗、铺平、压实、覆盖等手段对垃圾进行处理和对上述四害进行治理的垃圾处理方法。

  曾正中告诉记者,渗沥液污染问题在兰州市区相对突出,以伏龙坪芦家沟垃圾场为代表,渗沥液流出沟口注入黄河支流雷坛河,因具有污染物种类繁多,色度、COD浓度高,金属离子和氨氮含量高等特点,尽管排放量小,但对水体的污染犹如一个小造纸厂面对大河进行排污。

  兰州市执法局的相关负责人也坦言,按照创建国家卫生城市指标考核,兰州市至今没有一座符合国家标准的垃圾处理场,垃圾无害化处理率为零。

  目前在生活垃圾场建设方面,酒泉、白银、临夏、平凉等13个地级城市都已建成并正在使用无害化垃圾处理场,兰州市无疑是最落后的。

  记者从兰州市执法局了解到,建成一个卫生填埋场的经费大约在5000万元以上,兰州市由于受到资金制约,影响了无害化垃圾处理场建设的顺利进行。

  而记者也注意到,近年来,有关方面也曾考虑解决这个难题,其具体做法就是开征垃圾处理费,可结果却不尽如人意,从2009年大范围宣传,到组织征收,再到如今,一名参与其中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现状基本是推进缓慢。”

  从起初征收垃圾处理费,兰州市有关方面就承诺这项费用主要用于垃圾无害化处理。当时规定,兰州居民每户每月征收5元的垃圾处理费。根据兰州市执法局提供的数据,综合兰州近郊4区常住人口、暂住人口,按205万人测算,包括机关企事业单位、大中专院校、集贸市场、宾馆、医院等,预计每年可征收垃圾处理费5479万余元。这项资金,将极大地改善兰州市处理垃圾的能力,但无奈的是推行中却阻力重重。

  在曾正中看来,市民不仅有义务配合缴纳垃圾处理费,还应当对垃圾进行分类收集,实现垃圾“源头减量”,减少垃圾处理的负担和可回收资源的浪费,促进循环产业发展。

  对于在兰州到底该建怎样的垃圾处理场,曾正中也有自己的想法,他说:“兰州有着明显的地理优势:黄土层厚,黄河北岸山区,地下水贫乏,天然深沟又露出第三系泥质岩层,构成卫生填埋场的天然防渗屏障,在建设垃圾处理场时应该考虑充分利用这些地形地质优势;同时,垃圾场的选址不要在城区边界,以免造成对周边环境的污染;此外,应该统一规划选址建大型的填埋场,在市区内设置若干转运站,将来还可以利用填埋沼气,这样达到污染治理和环保的同时还能保证规模效益,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分区建垃圾填埋场,造成资源浪费。”

  曾正中告诉记者,兰州市应完善和加强目前已经形成的“家庭或单位个人,街巷拾荒者和垃圾场捡破烂者”三级垃圾分类收集体系的管理,推进社区家庭厨余垃圾分类收集试点并逐步纳入“兰州餐厨废弃物资源化处理厂”收集处理范围,最大程度减少填埋垃圾中的可回收物和可堆肥垃圾的比例,走生活垃圾分类收集和卫生填埋处理的技术路线。

  但面对垃圾“围城之困”时,必须认识到垃圾处理问题市场和公益因素二者缺一不可,有关方面更应采取相对灵活的筹资方式,尽快解决这个问题。(记者 马国顺 沈丽莉)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东莞外来工群像:每天坐9小时 经常...66833